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西夏之后再无西夏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2-1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我立于此,遥遥地一望。

  贺兰山南北延伸,连绵不断。重重叠叠的山峰营造出玄妙的光影效果。

  这样的遥望是山天相接的,清澈的蓝天辽阔无际,白云悠悠飘浮着。与山顶相接处的云似雾似霜,朦胧地映照,巧妙地交融。似仙境似云端,却又壮阔苍凉。

  只一眼,這美景便折服了我。

  我对生活在这里的民族充满了好奇,也对历时近二百年的西夏王朝充满了好奇。

  几经探寻,我又被西夏精美的工艺品所打动。

  这里有霁蓝琮形瓶、扁壶、四系瓶、帐钩、纺轮、牛头埙的精美;这里有剔刻釉、剔刻化妆土、刻花、印花、刻化妆土、刻釉的技艺;这里有阴弦文、阳弦文、水波文、带状纹、运头纹、九点纹的图案;这里有鹿、莲花、牡丹为主的希冀。

  除此之外,我还了解到他们的瓷器受中原磁州窑系的影响,加入了自身鲜明的民族特色。

  建立西夏的党项人究竟是何等骄傲的民族呀!他们学习先进中原文化,但坚决不被其同化,骄傲地创立自己的手工业,不断革新进步。西夏文也是在此种神圣又圣洁的骄傲的驱动下产生的——以汉字为参照,创立撇和横较多的西夏文,至今仍被研究与尊崇。

  放眼望去,西夏文工整规范得近乎模子,齐刷刷棱角分明的撇,齐整整运笔提点的横。透过工艺品,透过文字,我看到的党项族是固执的骄傲的,是有极其强烈的民族认同感的,更是具有创造性、革新性的民族。

  历史证明,我的见解是正确的。

  面对勇猛的所向披靡的蒙古铁骑,他们毫不畏缩、拒不投降,战斗到最后一滴血;面对纵横亚欧大陆的蒙古将士,他们拼尽全力,用生命与灵魂守卫脚下的土地;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们只知坚定前进,不言半句退。

  总有一种东西凌驾于爱情与自由之上,那就是信仰。

  大难当头,他们唯一的信仰便是西夏王朝。

  我甚至想象得到,他们虔诚地跪于神佛面前,双手合十,祈祷西夏击退敌军,企求西夏永不灭绝,憧憬着西夏王朝万代千秋血脉流传,文明流芳百世。他们流着泪磕头,流着血战斗,燃烧着无穷无尽的勇敢与赤诚去守护他们的信仰——“永恒”的西夏王朝!

  时至今日,我依然为他们的大无畏精神叫好;我依然被他们骄傲昂首又血性方刚的形象感动;我依然能够感受得出党项人如喷薄日光般的坚定不移的冲天热情。

  我看见的不仅是精妙世无双的文物,还是民族文化特征鲜明,纹饰简洁,装饰手法粗犷的民族文化,更是一个民族伟大精神与形象的缩影。

  之前,我从未感受到那日静立于宁夏博物馆中巨大神秘的寂静与文明带给我恍如神祗降临般的狂热庞大的震颤之感。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我已被西夏文明折服,心中澎湃的热情证明着我对西夏的尊敬。

  我终于明白:无论一个民族身处何方,它都具有专属于自己的文化与骄傲;它都拥有经久不灭的悠悠历史;它都拥有一种独立的近乎固执的被称为信仰的东西。

  有人曾慨叹,“南宋之后再无中华”。

  可西夏,就只是西夏而已,它不代表除了“西夏”之外的任何一物。

  最后的最后,我只能满怀着无限敬佩与探求历史后的久久无法平静的心绪,对着灯光映托的文物,对着悲壮辽远的贺兰山,对着一位位守护信仰的西夏人,对着这片土地一唱三叹道——

  西夏之后再无西夏!

热门文章
博聚网